这是一张残简,似乎是一位叫坎普利特的人所遗,记录着他旅行的所见所闻。

当生活没有按照预定的轨道来运行的时候,孤独便来临了,平日里我用读书来充实自己以防止孤独不断地蔓延,但当停下来看看周围,看看黑夜时,却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孤独的。熄灯,在卑鄙的恐惧中,世界也变的孤独,变的可耻起来。写下这些文字,让文字也孤独起来,我与文字,文字与我,两个孤寂的灵魂,交织在一起。

不知道该写什么,我的话语,我的生活,我的态度不够坦诚,这都限制了我的写作。然而随手写下这些,竟让我不那么孤独了。

脑海里突然响起泰戈尔的诗篇。

我的生命中充满了什么曲调 只有我和我的心知道

我为什么守候 我向谁求什么

只有我和我的心知道

清晨像一位朋友在我门前微笑 夜晚像一朵花在树林边降落

乐音早晚在空中浮动 它把我的心思从工作上引走

这是什么调子 到底是谁在弹

只有我和我的心知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