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一张残简,似乎是一位叫坎普利特的人所遗,记录着他旅行的所见所闻。

转眼间,已经快有两年没有写过残简了,可写卷九仿佛是发生在不久之前的事情,记忆出了什么问题了吗?我不知道,干脆记录下来吧。

为什么又开始想到写残简了呢,其实源自于网络上的一个朋友问我,“你的人生残简进行的如何了?”,想了想,似乎很多以前在做的事情都没有坚持下来,比如说写残简就搁置了将近两年,确实,从写第一篇残简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四年,在我身上产生了太多的变化,外形和思想,内在和外在,都有明显的改变,就连当年的梦想,现在其实也发生了些微的转变。

就在洗澡的时候,突然想到写残简这件事情,为了避免拖延症,决定立即开写,我这篇还是会继续发在 QQ 空间,虽然现在人们似乎已经不在 QQ 空间中发表这种东西了,因为这类文字一旦公开并且文章中的字句是真诚的,那便会让看的人似乎有了读心术一般,你的思想会暴露在别人的面前,所以当我这样做时,你应该明白,我是真诚的,并且希望有些人能够更懂我,当然更多的是我自己有想写文字的欲望。

先从理想这条线谈起吧,当年投奔微软阵营,学着微软的 .NET 技术,想跟着微软一路走到底,想当微软的 MVP,梦想着有朝一日去微软跟那些改变世界的人一起工作,后来这一想法改变了。微软是一家伟大的软件公司,但她不代表整个软件行业,随着对编程的不断学习,越来越多的编程语言进入我的视野,我开始关注开源文化,关注 linux,关注自由软件等等微软技术之外的事物。我看了《黑客:计算机革命的英雄》;我看了《代码狂奔》;我学了 Python;这些东西让我产生了不小的改变,我变的热衷开源文化、崇尚黑客精神,我意识到相比“微软改变世界”,自己更喜欢“开源改变世界”这个理念,微软在我心目中一直都是伟大的存在,可是开源文化在我眼中却是更加了不起的,有那么一小撮程序员不计报酬维护着那些足以改变世界的软件,他们的分享精神和智力全都体现在开放的源代码中,一切 just for fun

编程是一项具有创造性的活动,如果不能在编程中获得快乐,只是东拼西凑一些代码,代码的价值何在,如果只是机械地产出没有实际价值的代码,编码的意义何在呢,不要让自己的思维僵化,《疯狂的程序员》中的绝影能够达到写代码时,打字的速度跟不上思维的速度,我想这才是真正编码时应该有的状态,只有进入这种流态区,你才能够找到作为程序员的自我,你才会发现自己内在的价值。

崇尚开源文化,让我产生一种想与世界分享好的事物的冲动,程序员比普通人更了解互联网,慢慢地我意识到互联网虽然很大,有价值的信息也很多,可是有价值的信息比例却很低,我想在互联网上传播、分享自己的技术和观点,于是我开始写技术博客,在将一些文章发表到 cnblogs 时,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,那就是很多的二手信息站采集了我的文章,使的这些文章一下子传播到了几十个网站上面,可是这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情,那些垃圾网站只是机械的将其他网站的文章采集过去,它们不管文章的质量如何,不管文章的作者是谁,不管格式是否能完好的保留,只是为了填充自己的网站内容从而达到增加流量的目的,这反而增加了我们寻找信息的难度,也增加了搜索引擎的工作量。从版权保护上来说,网站的原创内容是应该受保护的,可以在版权声明中禁止转载,可是在版权意识淡薄的国度里,这些东西大部分时候是被无视的,以至于有大量的这种网站游走在灰色地带。

在互联网时代,音乐、电影的版权越来越被漠视,现在我们可以随意下载盗版的音乐和电影,这对音乐和电影产业造成了不小的冲击和伤害,我们这些生活在盗版国度的人确实使那些商业公司的利益受损,可其实我现在并不是在谴责盗版这种行为,也许掏腰包把钱交给那些商业公司可以让整个产业变的更好,可是这样会让世界变的更好吗?如果真的严格遵照现在的版权法,那我们接触到的音乐和电影将大大的减少,分享不正是互联网的精神体现吗?可由于商业利益,却要通过版权来限制这种分享,这与互联网精神背道而驰,当然也不是说现有的版权法是邪恶的、错误的,只是说版权法在互联网的冲击下,必定要做出适当调整,才能适应未来的趋势。除了版权法,还有很多事物都在受到互联网的冲击,许多传统行业面临着挑战,要么抵御住冲击要么顺应潮流。